• 注册
    • 查看作者
    • 青春荏苒,岁月静好——梦江南

      青春荏苒,岁月静好——梦江南

      青春荏苒,岁月静好,充实的一天总是匆匆而过又不失美好。让思绪远行,去领略一方水土人情,静听那光怪陆离的民间奇谈,感受文化背后独特的民族生息;让我们携手漫步于悠悠历史河畔,忘记山河有界,时光无影,踏行万水千山,用心灵感受魅力人文!

      或许是从课本、诗文、故事、影视中看过听过太多关于江南的东西,几乎每个人脑海里都有一副属于自己的江南景象,以至于当我们第一次来到江南时,内心便会升起一种似曾相似的感受,或许脚下的每一步都是陌生的,但心里的每一步都仿佛踏上故土。

      每个人的脑海里都有一个“江南”,但是,江南在哪里?广义上的江南在人文地理上可以理解为长江中下游以南的广袤地区,如今比较普遍的认知是以江南六府为核心的区域。

      虽然曾经饶州府、九江府、南昌府以及徽州府等也是极具代表的江南地区,但现在人们的认知里江南似乎更窄了一些,窄得似乎连南京都不愿意纳入进去了。

      但是说到江南,是绝对不能把南京排除在外的,没有秦淮河的桨声灯影和繁华金陵的滋养,就不会有西子湖的浪漫多情。

      如果把江南比作一片夜空,把各路文人墨客比做闪烁的星,那么这将会是一幅星海璀璨的画面!王羲之、谢灵运、谢朓、李煜、范仲淹、王安石、陆游、唐寅、顾炎武、袁枚这些或身份尊贵的帝王将相或落魄江湖的世族与仕途茫然的书生和凡夫俗子们共同在这片山水之间命运交织,才有了灿若星空的江南人文留存,让人们相隔万里都能嗅到江南墨香,了解到江南这片世间乐土!

      江南富庶天下皆知!江南之所以富庶,始于唐朝时期,长安以北地区战乱频繁,导致经济重心不断南移,历经五代十国时吴越、南唐的大力开荒,以及宋代通过发展水利持续耕耘,原本江河湖泊众多的江南,很快便形成河网纵横、良田万顷的景象。农耕基础一旦形成,江南地区地理、水文和气候的优势便不断的被放大,冬季温暖、夏季多雨的气候很快就让水稻种植普及开来,江南也因此一跃成为“天下粮仓”,民间谚语说苏湖熟、天下足,一点也不夸张。

      农耕的丰足促进了手工业的发展,手工业的发展促进了街市的繁荣,街市的繁荣又促进了民间商贾文化的兴起。有着繁荣的街市和商贾文化,民间手艺匠人的作品也就有了最好的变现方式,通过出售作品即可获利颇丰,袁宏道说“凡艺到精极处,皆可成名。” 名闻天下的“江南百工”称号便是对江南手工业发达的绝佳描述,就像今天我们依然可以看到的苏绣、顾绣、湖笔、灯彩,甚至苏式的家具,都曾在中国手工业历史上留下过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并成为引领数百年民间生活美学的典范之作。

      了解江南,除了认识它文化还可以从人们衣食住行的点点滴滴说起。先说行,舟楫是江南地最有代表性的交通工具,春秋时期的民间杂史《越绝书》中有记载说“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可见在当时,舟楫已经是江南地区最寻常写意的交通工具,其中“往若飘风,去则难从”的描述,纵然隔着两千年时间读来,仍觉诗意至极,回味无穷。

      《汉诗》说“乌篷小画船,往来如梭子”,更把乌篷船穿梭在蜿蜒水道上的轻盈姿态写进人们对江南的印象里,在此后长长的历史里,人们每每提到江南,脑海里无不即刻呈现出乌篷船的影子,若加上岸边少女们的莺莺软语,恨不得临风放歌。

      再说住,若你去过乌镇、去过西塘、去过南浔...你一定萌生余生住在临水的江南庭院里再也不愿回到尘世的感觉没有几个人能抵抗得住对“小桥,流水,人家”的向往。如果说“小桥流水人家”还让你觉得有一丝远远望去的距离感,那么戴望舒的《雨巷》可以帮你走的更近、走到江南的巷子里,等那个撑着油纸伞、像丁香一样的姑娘走过身旁。

      无论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江南,还是“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的江南,在世世代代为江南写诗的文人笔下,江南的杏花春雨,永远那么令人陶醉,而这份陶醉又如此触手可及,仿佛只不过是每户寻常江南人家的日常。

      接着说吃和穿,说到如今大行其道的大闸蟹,我们印象里的江南仿佛立刻变得俗气起来,还不如说说江南的桂花酒、龙井茶,或者说说鲁迅故乡绍兴的女儿红,如果还觉得不够诗意,一定要说著名的“莼鲈之思”,《世说新语·识鉴》里说到:“张季鹰辟齐王东,在洛,见秋风起,因思吴中菜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意尔,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遂命驾便归。”这段短短的记载,把江南人对待吃食的神形气韵描绘的无比到位。而其中的莼菜鲈鱼,早已成为极具江南文化的象征。

      相比之下,李白说的:“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一看就是大唐长安的气象,虽然表达的意思差不多,也各有所长,但气韵之间,显然是张季鹰的言语之间,江南风味气息更甚。再说穿,虽然大多数人脑海里的江南女孩,都是一副撑着油纸扇走过蒙蒙细雨的景象,但实际上,“青莲衫子藕荷裳”才是对水乡女子衣饰比较科学的描述。即便生产丝绸、纺织业发达,但华丽的衣裳永远都是王公贵族的专属配套,民间女子哪有这样的福享,但是能够生活在江南又何尝不是另一种福气呢?

                          

                          

      山东·临沂
    • 0
    • 0
    • 0
    • 27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
    • 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